这里一只废天玥

这里天玥,称呼随意,产粮也随缘基本不挑什么都吃

(萧蔡)燕回巢【一】


  ★食用注意★
  
  1.cp萧蔡不拆不逆
  
  2.ooc我的
  
  3.私设多
  
  4.小学生文笔
  
  5.缘更
  
  6.瞎几把乱写产出来的玩意
  
  ★都可以接受的话★
  
  
  ★正文开始★
  
  
  
  
  
  
  萧疏寒满脸复杂的站在点香阁门口,听闻叛逃武当的蔡居诚沦落到在此风尘之地卖身,萧疏寒的内心便有些不痛快。
  
  
  一个已经叛出师门的弟子为何要管他的死活?明明心里应该这样想的才是,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似的走到了传言中武当孽徒所在的点香阁。反正现在的萧疏寒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
  
  
  “哟~这位道长好生俊俏啊~进来坐坐吗~我们这呀姑娘什么的虽然算不上多但是精啊~个个都是顶尖的漂亮~才艺顶尖的好~”点香阁的梁妈妈恰巧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刚刚招进去了一个客人。
  
  
  “咳咳”,萧疏寒将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几声,“敢问阁下,此处可有一个名为蔡居诚的人?”
  
  
  这蔡居诚可真是点香阁的一大摇钱树啊,梁妈妈如是想到。
  
  
  刚刚才走了一个呢,现在又来了一个。
  
  
  “在的~在的~道长这边请~”梁妈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领着萧疏寒进了点香阁。
  
  
  --点香阁,蔡居诚屋--
  
  
  蔡居诚手里拿着一杯茶水刚想往嘴里倒去,梁妈妈领着萧疏寒进来了。
  
  
  “居诚啊~贵客来了~你可要好好招待哟~”梁妈妈甩着手帕,对蔡居诚吩咐着。
  
  
  蔡居诚看着跟在梁妈妈身后的萧疏寒嘴里的茶水猛然喷了出来。
  
  
  “萧……萧疏寒?”蔡居诚拿袖子擦掉了嘴边的水渍。
  
  
  说实在的,一开始萧疏寒听到“武当叛徒蔡居诚在点香阁卖身做花魁”这个传言并不太相信但是再后来这个传言愈传愈烈,那时萧疏寒便有点相信这个传言是真的了,但相信是一回事,真真正正看到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弟子流落风尘之地,萧疏寒的是五味杂陈。
  
  
  听到蔡居诚直接喊了自己的名字,萧疏寒差点脱口而出,“不得目无尊长。”但是蔡居诚已然成了武当的叛徒,早已不能再算是个武当弟子了,自己这个武当掌门又是以什么立场说出这句话的呢?
  
  
  “哎呦居诚~好生招待贵客~妈妈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梁妈妈将萧疏寒留在了蔡居诚的屋子里,自己离开去招揽新的客人了。
  
  
  萧疏寒、蔡居诚两人对视了一眼,齐齐低下头感觉尴尬万分。两人都感觉对对方有着说不完的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沉默的气氛围绕着两人良久。
  
  
  
  “走开走开!天王老子在里面也没有用!放心!老子有钱!”门外传来了一个剽悍的女声。
  
  
  声音越来越近了。
  
  
  “碰”
  
  
  蔡居诚的房门从外面推开了,推门的是个华山女弟子。
  
  
  华山和武当的关系那可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有多乱?大概就华山欠武当的钱那么多吧。
  
  
  “蔡……”话刚说一般,便硬生生的被华山的女弟子给吞了回去。
  
  
  身为华山的弟子,不可能不认识身为大债主的武当的掌门人。
  
  
  女弟子飞速的跑了出去,顺道反手关了门。
  
  
  虽然我们华山凭本事欠的钱不需要还钱但是看见债主还是需要适当的躲避一下的。而且传言中早已达到“大道无情”的萧掌门居然会来点香阁看已经被赶出武当的蔡居诚……这……啧啧。而且……感觉自己可以脑补出一万字的小h文了。
  
  
  身为武当掌门萧疏寒自然是认识华山的弟子袍的。萧疏寒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子会在这里这么受欢迎,不对好像他的弟子好像在小时候也是这么受欢迎的一个人,是深爱武当的一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自己多久没有注意过这个弟子了?
  
 
  在不知不觉间当初只有自己小腿高的小豆丁已经长得那么高了。而自己好像也许久没有关注过他了。
  
  
  心不知不觉软了下来,虽然说着孽徒所做之事让自己没有办法原谅他,让他留在烟柳之地也太……而且朴道生已经老了……让他知道……,“蔡居诚,你愿意会武当吗?”

评论(15)

热度(110)